孙膑与庞涓:那些年同门求学情谊

三家分晋之后,魏国在魏文侯的英明领导下,联合赵、韩一致对外,向西方扩张,打得秦国毫无招架之力。但是,没有一个国家能万世万代地强盛下去。魏文侯驾鹤西去后,他的后代就差得远了。

不过,瘦死的骆驼终归还是比马大,魏国仍然是一方豪强。后来,魏国又得到了一个名冠天下的大牛人,使得魏国的雄图霸业又延续了数十载。这个牛人是谁呢?他就是庞涓。

庞涓为平头百姓出身,原本就是魏国人。他有一个同学叫孙膑。据说孙膑系出名门,是孙武的后人。孙武和伍子胥一起伐楚后就归隐了,所以他的子孙就成了一介布衣,孙膑自然也不例外。

那时候,二十几个国家天天打仗,打仗就要讲兵法。于是,在巨大的社会需求下,兵法成了当时的热门学科,各种兵法培训班也兴办了起来。孙膑和庞涓也报名参加了培训班,他们的老师是一个半仙儿似的传奇人物——鬼谷子。

鬼谷子,光听这名字就知道这位爷不简单。他虽然不在江湖,但江湖处处都有他的传说。他不光通晓兵法这一门学科,而且还是一个通才,门门会,样样精,不是略知一二的半瓶子醋。孙、庞二人能拜到他的门下,算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。

求学的日子很单纯。两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在兵法学习上都表现出了极强的天赋,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

但是,庞涓和孙膑的求学目的似乎不同。庞涓是为了找一份好工作,从此飞黄腾达;而孙膑则可能是有心向往自己的祖先孙武,只是为了达到他的境界而已。当庞涓觉得自己学得差不多了,就想出山。很快,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摆在了他的面前。

庞涓的老家魏国此时正处于人才断档期。魏文侯留下的老一代文臣武将,老的老,病的病,死的死。文侯的孙子魏惠王出于国家霸权的需要,开始大张旗鼓地招揽人才,给出的待遇也相当高。

庞涓知道魏国在招人后,决定下山奔前程,谋富贵。而此时的孙膑则觉得自个儿学业尚未精熟,需要进一步深造,同时他又舍不得离开老师,就留了下来。

庞涓怀揣着对美好前程的渴望,下山应聘,并进入了决赛,见到了招贤纳士的总面试官魏惠王。

庞涓施展平生所学,以一个旁观者的客观立场和一个军事家的独到眼光,对魏国的国际环境和斗争策略,进行了鞭辟入里的分析。魏惠王听后非常受用,就拜庞涓为将,让他率领一支军队,负责对外作战。

很快,年轻的庞涓就在战场上展现出了非凡的实力。他向北占领了赵国两座城,向东迫使韩国与魏国结盟,然后对周围小国进行了一轮军事恐吓。

小国惧怕魏国的实力,纷纷表示愿意当魏惠王的小弟。一系列漂亮的军事行动让庞涓一夜走红,成为了魏国的全民偶像。

但是,无论面儿上看多风光,庞涓心中始终有一丝不自信。这个不自信的根源正是他的师兄孙膑。

腹黑师弟不可告人的阴谋

庞涓知道,就凭自己这点儿本事,根本不是孙膑的对手。日后要么孙膑为别国效力,他们哥儿俩在战场上相遇,自己吃亏;要么孙膑也服务于魏国,骑到自己头上。总之一句话,孙膑活着就是庞涓的麻烦。于是,庞涓开始酝酿起一个恶毒的计划。

在一次宴会上,庞涓先告诉魏惠王有孙膑这号人,然后又谦虚地表示孙膑的本事比自己大得多。

惠王一听,顿时两眼放光:“竟然还有比你庞涓更有本事的,不行,咱必须把他拉过来。”于是,庞涓写了封信给孙膑,意思是想让孙膑出山,和自己一起闯天下。

这时候,孙膑也觉得自己学得差不多了,是该实践一把了。于是他收拾好行李,辞别老师下了山。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这次下山,差点儿把命都搭进去了。

孙膑到了魏国后,魏惠王想让他做庞涓的副手。庞涓当然不干了,因为副手的手里也是有实权的,而且副手就比正手低一级,很有可能就将自己取而代之了。

于是,庞涓想方设法地将孙膑安排成客卿。虽然客卿的待遇和正卿的差不多,但手里却没有实权。由于孙膑初来乍到,还没有自己的府邸,只好先住在庞涓的家里。

有一天,惠王一时兴起,想试验一下孙膑的才能。他让孙膑和庞涓俩人演练阵法,搞一次军事演习。

在演习的过程中,庞涓摆的阵法孙膑一眼就能看懂,怎么对付再清楚不过了;而孙膑排出来的阵法,庞涓却茫然不识,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。

所谓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惠王就是个看热闹的,在他眼里这俩人都不错。但是,庞涓心里开始犯嘀咕了:“这一次惠王没看出来,不代表下一次还可以蒙混过关。事不宜迟,必须下狠手了。”

一天晚上,孙膑和庞涓俩人在一起喝酒。喝得差不多的时候,庞涓故作关心地问道:“师兄啊,你的亲属如今在何处?不如把他们都接到魏国来吧。”

孙膑一听这话,眼泪就哗哗地流了下来。他哽咽道:“我的父母和兄弟都死于饥荒和战乱了。后来我跟叔叔一家生活了一段时间,但也各奔东西,失去了联系。”孙膑说完这话自己就忘了,但庞涓却记住了。

半年后的一天,一个说着齐国方言的汉子来找孙膑,给孙膑带来了一封家书,说是他堂兄寄来的。在信中,这位堂兄把他们家这几年的遭遇叙述了一遍,然后表示希望孙膑回到齐国振兴家族。

孙膑看完信后,感慨了一番,然后写了封回信,拒绝了堂兄的提议,表示自己现在在魏国好好的,等功成名就之后再回去。然后,孙膑将回信交给了那个来历不明的人。

收到家信的孙膑很高兴,但此时此刻,还有一个人比他更高兴。这个人就是庞涓。

咬紧牙关与猪同乐

那个来历不明的送信人其实不是齐国人,而是庞涓的心腹。那封信落到庞涓手里后,庞涓模仿孙膑的笔迹,在关键处涂改了几句。于是,信的意思大大地变味儿了,成了孙膑是不得已才在魏国当官的,有机会一定会回国为齐王效力。

然后,庞涓将这封信交给了魏惠王,同时添油加醋地说道:“经过多日观察,我发现孙膑一直有背叛魏国的心思,他前两天还私自联络齐国使者。我侥幸截取他的家书一封,想来想去,决定做忠臣不做义士,揭发他。”

然后,庞涓又给惠王出了个主意,让他最好不要放孙膑回齐国。

“不放他回去,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他呗。”惠王说道。

可是庞涓又说:“他毕竟是我师兄,杀了他我于心不忍,您还是让我再劝劝他吧。如果实在说不通,就把他囚禁在我的府邸,好歹饶他一命。”

庞涓一面装忠臣,一面装义士,真是实力派的好演员。

魏惠王同意后,庞涓这只老狐狸并没有马上行动,而是装得跟没事儿人一样,找到孙膑,撺掇着他向魏王提出带薪休假,回齐国去看一看。

孙膑哪知是计,就很高兴地同意了,还表示带薪休假完了,一定好好报效魏国。一回头,庞涓就凑到惠王耳边说:“孙膑那小子不听劝,大王您看着办吧。”

第二天,孙膑上朝,左看右看没看见庞涓,以为他有要事耽搁了,就先对魏王提出要回齐国。没想到刚一开口,魏王就大发雷霆,不容他解释半句,就下令把他抓起来了,押到庞府问罪。

庞涓一看孙膑落到这步田地,心中暗爽,但做戏做全套,表面功夫还是不能少的。庞涓又找到惠王,死乞白赖地替孙膑求情,最后提出把孙膑的腿弄残,让他回不了齐国。

就这样,可怜的孙膑被判处了膑刑。春秋战国时的膑刑,就是把人的膝盖骨挖掉。挖掉膝盖骨后,人看起来完好无损,但实际上已经丧失了行走能力。孙膑为什么叫“膑”,就是这么来的。

孙膑也不是傻子,虽然刚开始被摆了一道,但时间一长,他也想明白这场灾祸的来由了。在整件事情中,谁最有利可图呀?不就是自己的师弟庞涓吗!

孙膑意识到庞涓是幕后黑手后,就想尽早从庞府脱身。为了让庞涓放松对自己的警惕,孙膑开始装疯卖傻,整天待在猪圈里打滚。

庞涓一看孙膑如此疯癫,特别高兴:“小样儿,谁让你当时那么猛来着,一点儿都不知道收敛锋芒。你小子要是老实一点儿,心甘情愿跟着我混,那咱哥儿俩肯定是黄金搭档,一个逗哏一个捧哏,横扫列国。你可倒好,敢盖过我的风头,你这下半辈子就待在烂泥猪圈里,与猪同乐吧。”

孙膑用装疯计成功蒙骗了庞涓,让他对自己放松了警惕。可是,光让庞涓放松警惕还不行,孙膑是个残疾人,光凭他自己的力量肯定逃不了。如果逃不出庞府,他就得一辈子装疯卖傻,这可比杀了他还难受。

孙膑需要一个机会,而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。

不久之后,齐国的一个使者出使魏国,无意中见到了这个已经疯了的军事天才。这时候,孙膑已经被安上了里通外国的罪名。

知道孙膑的遭遇后,齐国使者感叹不已。而孙膑知道那是齐国的使者后,也暗自留心。在短暂的会面中,他用眼神向齐国使者传达了一个消息——我没疯。

齐国使者是个聪明人,立马就明白了眼前这个疯子究竟想干什么。当天夜里,齐国使者就从猪圈里救出了孙膑,然后带着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魏国。

等到庞涓发现自己的疯子师兄不见了时,孙膑已经踏上了去齐国的路。捶胸顿足的庞涓这下才明白,自己不仅在兵法上不是孙膑的对手,在城府上也根本玩儿不过他。而从此时起,孙、庞二人的较量,才真正开始。

来源:www.ilishi.com

撤侨1918:北洋政府武装护侨大
甲午战争期间日本伪装成“恢复
关于李渊之子李元霸到底是怎么
李煜的丑闻 趁妻病危将小姨子
每个朝代修筑长城时都遵循一个
二战日军神风特攻队队员
东北亚史高丽只是借高句丽名号
犹太人为何能获得最多的诺贝尔
历史上到底多少皇帝是被太监所
解密二战巴丹死亡行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