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辽战争的残酷程度为何远超出前代汉唐

宋辽战争的残酷程度与烈度,远远超出前代汉唐。二十五年的浴血搏杀,双方仅有统计实证的斩首数量,就高达十万以上。如此触目惊心的伤亡,倘放在匈奴突厥身上,恐怕早早血已放干。

而要评选整个宋辽战争中,伤亡最为惨烈,斩首数量最多的一次战役。答案却出乎意料,既不是评书演义里总被津津乐道的陈家谷与高粱河,更非后来奠定百年和局的澶洲大战。

而是一场现代历史爱好者相当陌生的战争:咸平四年威虏军大战。这场战争爆发的年月,大宋帝国的掌舵人,已换成三十六岁的宋真宗赵恒。昔日追杀得他爹坐驴车逃命的辽国战神耶律休哥,也已作古六年。耶律休哥终生挂怀的大宋名将李继隆,也正安居在家欢度晚年。可俩大帝国连绵的战火,中间短暂消停了几年,而后又骤然升级。

到咸平四年的九月,辽军再度下了血本,趁着宋军威虏军堡垒空虚的机会,集结八万大军南下,非啃掉这个硬骨头不可。这次辽军由辽圣宗亲弟耶律隆庆领军,谁知出门没看天气,路上就给暴雨淋得透心凉。最严重的是,辽军骑兵的强弓,竟全给淋的不能用,要想打败宋军,只能靠肉搏战了。

但在这事上,耶律隆庆相当自信,他带来的这八万辽军,集结了辽国所有精华,甚至连当年耶律休哥都没能捞到指挥的绝对王牌:铁林军。所以哪怕没有弓,仅靠肉搏战,也完全能杀倒一片。于是辽军按照原计划,高速冒雨突进。但耶律隆庆想不到,宋朝已做好了最充分应对:经过自宋太宗起的苦心经营,大宋已打造了一批新生代骑兵。

经过短暂纠结后,在主持山南战事的枢密使王显的力请下,宋真宗终于下了决心:打。而且自我感觉良好的耶律隆庆,对自己的能耐,也实在欠缺掂量,也许在辽国皇族里,他算是个杰出青年,但此时他所要面对的,也许是整个北宋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骑兵会战。这就好比让一个温室里的二世祖,突然去承担一项重大开发项目。再强的企业,也不敢开这玩笑。

就这遇雨后的表现说,耶律隆庆比当年的耶律休哥,真是差了太多。耶律休哥不是没有过兵行险招,但最凶险的抉择,也都要谋而后动。绝不会弓拉不开的时候,就冒冒失失的往里冲。更严重的是,辽国严重低估了大宋的战争动员能力,宋朝虽然缺马,但从不缺钱,特别是这时候外贸改革搞的好,海外贸易销路大开。

资金储备充足,良马也买的多。这时宋军可以第一时间调动的力量,更多达数万骑兵。而比起毛头小子耶律隆庆来,宋军主持战事的王显,虽然名气不大,又是个文官。却也久经考验,曾在边境工作多年,虽然毛病不少,但军事经验十分丰富。他认定能打,自然十分靠谱。

当辽军在凄风苦雨中行进的时候,大宋的骑兵精锐,也在高速集结:李继宣,魏能,田敏,秦翰,杨延昭,杨嗣,这些新生代将领,纷纷汇聚威虏军。说到这几个人物,就知道宋军真下了血本,特别是这位田敏,带来的是宋军北方顶级王牌静塞军,也就是那支唐河边以少敌多,暴打耶律休哥的英雄部队。

三万大宋骑兵精锐更严阵以待。同样阴雨连绵,同样角弓泡水,但依托坚固城防,这些小伙子们相信,血肉相博,宋军不惧。这场战斗的方式,也就变得公平,就像俩个男人之间的决斗,不拼高科技,不耍阴谋诡计打黑枪。比的就是拳拳到肉,看谁更凶更狠更是条硬汉。

这是一场宋辽骑兵间,荟萃了王牌精锐的全明星对决。更是决定俩大帝国战事走向的提前决战。更重要的是,这次要以威虏军城墙为依托,好好给辽国精锐打个埋伏:正面左中右都摆好骑兵大阵,还有最强悍的李继宣做预备队。评书里十分牛气的杨延昭,则担任奇袭任务,率三千精锐绕道羊山布防。还没有开打,宋军就坚定相信,辽军此战必败。

因为这些将领们都十分兴奋:自从宋太宗北伐幽州以来,从来都是辽国骑兵冲锋,宋朝步兵防守,十万人的大军,经常只能抽出几千骑兵。打仗不够用,追击不用使,大多只能干点侦查的活。一下凑集三万骑兵,这样的土豪仗,不是哪个宋朝将军都能碰上。仅此一条,怎不让这群年轻人心驰神往。

于是心驰神往的他们,在寒冷的雨水中,全身的血液,都早已兴奋的燃烧。为了这场胜利,他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。

宋将张斌以且战且退的阻击,成功把骄横的耶律隆庆吸引到威虏军城下,一张精心设计的铁网已经张开:依托城墙的宋军摆开大阵,先断了辽军侧翼包抄的念想,然后八万辽军咬紧牙关,以重兵发起了暴烈冲击,却遭到宋军正面大阵的拼死阻击。

尤其令耶律隆庆惊讶的是,明明该防守的宋军,竟然打起了对冲,田敏领来的,正是宋军最精锐的静塞军,人少却兵猛,生生扛住辽军凶猛第一锤。而最令辽军崩溃的,却是扛住辽军三把斧后,宋将魏能一个反扑,竟击杀了辽军王牌铁林军的统帅铁林相公。这就好比足球场上的快速反击绝杀一样。

八万辽军顿时脑袋空白,而宋军的骑兵反击,则趁势全面铺开。受命绕路辽军后方的杨延昭部,更是逮个正着,三千人死死咬住六千辽军,终于等来了大部队。宋军似打了鸡血般追杀,大将李继宣战马倒毙了三匹,仍然嗷嗷追个不停。号称王牌的铁林军,更是在这场追杀中一战尽灭。

当时战场的情景,以各级官员的奏报,从威虏军一路向北,全是辽兵的尸体,好些都跌落山崖,首级都没法割来统计。而枢密使王显却十分痛心,如果不是自己估算失误,还能有俩路骑兵按时赶来,若是那样,八万辽军更难跑掉。而这一战后发生的事,更深深刺激了辽国的自尊:宋军斩首两万级,阵斩辽国军官十五名。

尤其令萧太后愤怒的是,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,宋军把辽军人头在边境筑成京观,向俩国人民庄严宣告:我们的统计是科学的,不信你们来数……辽国的反应,更是悲伤无比。跑回来的耶律隆庆,差点被暴怒的萧太后拖出去砍了,还是兄长辽圣宗苦苦哀求,才给宽大处理。好些失去亲人的皇族家庭,更是户户垂泣。

血战大宋二十年,战争伤亡的残酷,辽国高层第一次深感锥心之痛。如果说这场战役之前,辽国萧太后母子,还怀着拔掉威虏军堡垒,从此南下大宋一马平川的念想,那么经此一败后。

这狂妄念头,算是彻底熄火。这场惨烈大战后,辽国对大宋的战争方式,就开始悄然变化,不再是头破血流的攻城略地,相反改成骑兵快速袭扰,边境上咬一口就跑,绝不再做缠斗。

三年以后,准备充足的萧太后母子,发动了一场先期动用军队二十二万,总兵力高达五十万的疯狂南侵,表面目的叫嚣收复关南十七县,却是边打边派使者谈判,直到打到澶州,被宋朝揍了个狠的,才爽快签了和平协议。换句话说,自威虏军惨烈一败后,辽国的对宋政策,就已开始悄然变了。宋辽的百年和平,正是这些忠勇的将士,浴血打出来的。

来源:www.ilishi.com

标签:战争

历史上的夏朝到底是不是一个朝
二战后菲律宾对日战争索赔比中
玉麒麟卢俊义历史真有其人
全球最惨重空难如何酿成
面红耳赤 古代男女约会鲜为人
武汉会战时期广州在沦陷前工厂
周武王为什么要编造商汤灭夏的
纣王的叔叔被活活挖掉心脏到底
夏朝少康中兴:史上首次成功的
明朝奇葩皇帝,自己封自己将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