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色娘子军:敌人连续3次冲锋都被打跑

2014年,我国最后一位红色娘子军老战士病逝,享年100岁。老人家的逝去,再一次让我们把记忆拉回到84年前。1931年,中国第一红色娘子军部队在海南诞生。

这支全部由女人组成的部队,也许并没有像男人们那样以一敌百,但却一样书写了奋斗的故事,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红色传奇。今天,一起来追忆一下这支有名的红色娘子军。

文魁岭保卫战3次打退敌人

虽然红色娘子军全部由女子组成,但是依然有了得的战斗力,其中因为文魁岭保卫一站,让红色娘子军们名声大起,1931年12月,红三团主力被调走与红二团会合改编,所以使得文魁岭只剩下了红色娘子军们留守。

不巧,这件事情被乐会县民团头子王兴志知道了,于是带领了100多名团丁过来,企图捣毁红军腹地。

这时,娘子军就不得不主动担当了保卫任务:娘子军们隐蔽在战壕内,箭上弦,刀出鞘,枪口对准,等待敌人上钩,这时团兵们以为岭上没人。

便选择大胆上山。当团兵离战壕仅20米时,连长庞琼花发出信号,机枪手陈月娥架起在沙帽岭战斗中缴获的那挺机枪,横扫直射。就这样,敌人连续3次冲锋都被女子军一一击退,溃不成军。

马鞍岭阻击战浴血奋战全力掩护

1932年7月,海南的国民党旅长陈汉光,以3000兵力重兵围剿中共琼崖特委、红军师部和琼崖苏维埃政府驻地,大批苏区战士牺牲。

8月,为掩护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安全撤退,女子军垫后打阻击。当队伍撤退到马鞍岭时,敌军尾随而至,师部决定留下红军一营和女子军一连阻击敌军,掩护领导机关和红军主力向母瑞山撤退。

红一营和女子军一连接受任务后,占据马鞍岭有利地形,与敌人殊死搏斗。战斗持续了三个昼夜,女子军的子弹快打完了,连长冯增敏要求每人留上一颗光荣弹(准备自杀的子弹)。

其余的都集中交给二班战士陈月娥,她是有名的神枪手,一枪一个,枪枪不落空。可毕竟寡不敌众,在红军师长王文宇的命令下,女子军第二班10名战士留下来继续掩护,其余女子军及红一营向牛庵岭撤退。

没人知道接下来的战场发生了怎样的故事。当夜色深沉,冯增敏赶回来接应二班的时候,她看到的是:女战士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,周围都是被摔断和砸碎了的枪。

个个身上沾满血迹,但身体仍然保留着与敌人搏斗的姿势,衣服也被撕得稀烂。正是有她们的流血牺牲,琼崖革命三大机关才得以安然保存,顺利转入母瑞山。

被困母瑞山后遭关押视死如归

1932年,那时的马鞍岭、母瑞山还是一片原始森林,偶尔还能听见海南长臂猿的鸣叫。就在这片茂密的原始森林里,女子军与琼崖党政军领导机关被围困在母瑞山8个月之久。

红色娘子军的女战士们住进了原始森林,任由山蚂蝗吸食热血,蚊虫叮咬,被带刺的荆棘划破脚掌、手臂。不过女子军的女战士们依然挺过来了。

1932年11月初,在敌人的疯狂围剿进攻下,琼崖特委决定将女子军特务连一连、二连化整为零,疏散突围转入地下秘密斗争。女子军疏散后大部分战士都化名隐蔽于群众之中,部分离开家乡到南洋谋生,有些不甘心屈服于地主恶霸复辟势力的欺压而自杀抗争。

两个连的女子军骨干庞琼花、冯增敏等7人,因名扬全琼不便隐蔽,在敌人严格清查追捕下,先后被捕入狱。她们在海口、广州国民党监狱中被关押了五年。

敌人施以封官许愿、金钱引诱、毒刑拷打等手段软硬兼施,逼她们交代组织情况和同志的姓名,但她们除了承认自己的身份外都守口如瓶。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,在内外压力之下,国民党当局终于释放了她们。

来源:www.ilishi.com

历史上真正的钮祜禄甄嬛
历史上真实的唐伯虎根本就不认
清初时摄政王多尔衮曾遭顺治开
他是生活中的窝囊男人
匈奴的骑兵练习拿将领妻子坐骑
明成祖朱棣为什么用兵如有天助
三国时期人尽皆知的绝色美人小
兵马俑墓主人不是秦始皇那到底
袁崇焕用九千兵马击溃后金的十
光武帝刘秀和阴丽华的完美爱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