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红耳赤 古代男女约会鲜为人知的细节

阅读前人笔记和古典文学作品,发现古人对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的诠释,总是不遗余力,甚至连一贯的惜墨如金作风也大为改变,虽依然是之乎者也,却在细节上描绘得极为详尽,想必古人对香艳故事也颇有兴致。

比如《西厢记》,本来就是一出男女爬墙约会的简单故事,经历代文人演绎来演绎去,简直可以作为少男少女之约会教科书了。男女之间约会,本身是件两情相悦的美丽事情。在古代,由于男女大防等礼教的束缚。

使得约会少了些坦然,多了些偷情的味道。这和现在的男女约会爱往僻静处钻,在性质上是两码事。但是,从两性关系的“化学反应”来看,古代男女约会和今天的男女约会,其过程和细节却大同小异,如同模拟实验一般,一代一代地传承了下来。

许多文艺作品都是这样记录过程的:先是某才子在某次游玩时邂逅了某佳人,一见钟情,然后男方写诗传情,或用藏头诗暗示约会时间和地点,再然后就是某佳人在深明大义的丫鬟的帮助下,成功地赴约,于是,一段才子佳人的俗套故事就此演绎开来。

别看故事是俗了点,其中的约会方式却被后来人不断地重复使用,演变出了情书、短信、QQ等不同的预约形式,承载着几多血泪悲欢,记录了几多恩怨情仇。古代男女约会,对于女人来说,多出于对美好爱情的憧憬和追求,如果存在“偷”的成分的话,那么,她们“偷”的是情,是爱。

而对于男人而言,却与性有着莫大的关联,“明眸善睐,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,若飞若扬”,与如今的男人一样,他们总要思虑着在什么时间,采取什么方式,才能进展到接吻、拥抱、直至发生性关系这一阶段。也就是说,约会的具体细节,是由男人设计计划并掌控安排的,他们所受的欲望纠葛和精神压力的折磨,要远远大于女人。

第一是选择约会场所。今天的男人一旦希望与某个特定的女性约会,采取的方式通常是邀请她吃饭、喝茶或看电影以促成约会的实现。达到这一步骤并不难,只要不是畏首畏尾或者自尊心过于清高的男性,都能在比较轻松的心境中达到目的。古代男人则不行,他们不敢将女人约到大庭广众的地方,更无电影可看,他们只能寻找一个人迹罕至的所在偷偷摸摸进行约会。

第二是约会中的性心理。今天的男人在女性应邀赴约两三次共同进餐的过程中,便会产生抚摸、接触女性身体的欲望,这叫谈恋爱,先谈而后爱。

古代男人在第一次约会的时候,就会直截了当提出性要求,包括海誓山盟、私定婚嫁等,都预示着性的结合,因为他们之间的爱,不需要再谈了,女人愿意赴约,已经表明了一切。比如书生张拱与崔莺莺的约会,崔莺莺以身相许,白素贞与许仙的约会,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约会等等,均属于此类故事。

第三是拥抱和接吻。实际上,拥抱热吻并不是西方情人的发明,至少在秦汉时期,古代男女在社交场合中就使用了吻礼。这从近年来的考古发现中可以得到证明,在四川、山东等多个秦汉时期的古墓葬中,都发现了古人拥抱、接吻的壁画。

在约会的时候,古代男人始终都在考虑如何才能与女人接吻,他们对女人的嘴唇表示出极大的关注。比如,焦仲卿初见妻子的时候,目光便停留在“口如含朱丹”上;宋玉与女子约会,也有“眉如翠羽,肌如白雪,腰如束素,齿如编贝。嫣然一笑,惑阳城,迷下蔡。”

来源:www.ilishi.com

猜你喜欢

东晋的王导在外“包二奶”
后宫美女花费让国家破产
隋唐时期多“小白脸”男子竟然
西汉陆贾:与儿子签订《父子养
为什么日本人那么推崇三国时的
两宋之际为何发生现任皇帝生前
匈奴跑到欧洲后怎样了匈奴的后
清代地方官为什么制造男子被妻
探究唐朝时期的太平公主是如何
孔尚任被康熙皇帝罢官是因为桃